首页>水利宣传>水利动态

七星渠申遗工作花絮

2017-10-12 11:41 来源:

【字体: 打印本页 分享

 七星渠申遗工作花絮

 

本站10月12日讯  10月10日,宁夏引黄古灌区正式入选2017年度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单,七星渠作为古灌区的重要组成部分,2016年以来七星渠管理处组织发掘灌区历史遗迹、民间传说,拍摄了《七星渠边的故事》,搜集、整理七星渠水文化遗产,为申遗工作打好基础。

在此期间,七星渠管理处迎来了两位特殊的客人,经询问得知是清光绪二十四年至三十年(1898—1904年)在此任中卫县令的王树楠的后代来寻根问祖,王树楠曾在任中卫县令期间主持修建过老渠口闸、红柳沟环洞等。他们一行的到访好像是申遗工作中的花絮,更增加了工作人员申遗的使命感。

  七星渠第一站——这里是清水河,郦道元所著《水经注》里的高平川水。从名字上看,在远古时代,这里的似乎河水清幽,林木繁茂。还叫过蔚茹水的名字,但从千年以来,时至今日,清水河谷地寸草不生,清水河两岸童山秃岭。她流经苦甲天下的西海固,流入塞上江南的宁夏川,她连接着宁夏最为贫穷和最为富庶的两大板块。这是在一片枯焦之地流淌的苦涩之河。光绪二十四年,四十八岁的王树楠临危授命,在这"九曲黄河万里沙"的清水河边,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因洪水的冲击而废驰了八九十年的七星渠,当地百姓坐失富源,又束手无策,正过着民不聊生的日子,作地方父母官的他立下誓言:"天下本无不可为之事,但患不为耳,非必不能为"。从此,他开始了在以农垦为主的西北地区屯肯戍边,兴修水利,兴办教育,整顿财政,为民造福的宦海沉浮。王树楠到职后立传七星渠绅民询明水利兴废之由,又亲自渡黄河赴安宁堡实地勘察,从泉眼山渠到白马、张恩二堡一百七八十里。查明全渠受山洪损毁主要四处:渠口、小径沟、半城沟、红柳沟。其中渠口之南山洪最大,源出平凉固原,即《水经注》之高平川水,就是清水河这个地方,每逢山洪暴发,泥石流直冲渠口,年年为患。

七星渠第二站—老渠口,王树楠因有治理四川鸿化堰的经验,经规划与渠绅议定,渠口修进水闸、退水闸各三座,接连修筑矮堰直抵渠口,山洪暴发时关闭进水闸,开放退水闸,将洪水泄入黄河,不使其入渠;山洪浩大泄之不及时,则翻矮堰溢入黄河,以矮堰调节渠道水位。该方案甚至在一百多年后的今天都不落伍。该闸就是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王树楠修建的进水阀,直至依旧在使用。其上三里,临河建有三孔浆砌石拱涵,拱涵与闸共同控制引水。随着七星渠进口延伸到申滩,老渠口闸改成为节制闸,调节中宁县自流灌区引水。 

   七星渠第三站就是红柳沟渡槽。 "红柳沟原有暗沟,自道光年间被山洪冲毁,已经八九十年了,一直未恢复,沙洲以下的三四万亩田全都荒废。"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知县王树楠饬渠绅王祯修建红柳沟倒虹木洞,长50余米,高2.2米,宽5.5米,工程以"架油松成洞、覆以石板,山水流石上,而渠水潜行于洞中,乃古人暗洞激水法"。工程预算万余金,全部由仓粮变价支付,工程完成后由领地受益人口按亩摊还。施工期间,红柳沟工程复杂,王树楠就在红柳沟建房三间,将县衙迁来此现场就地办公务,并实地监督工程,稍有空暇便手持一布伞,上下督工,与民同作同息。光绪二十七年(1901)七月大功告成,通渠山水之害已全消除1956年,新中国又重修了该渡槽,在右侧槽壳题词:"飞虹渡雨,溥泽桑麻,洪驯渠固,久患今除,党政丰功,人民称颂"。(七星渠管理处)

 

补充资料:王树楠,晚号陶庐老人。直隶新城县人,光绪丙子科举人,光绪十二年丙戌科进士,历任四川青神县知县、甘肃省中卫县知县、平庆泾固道、兰州道、甘肃新疆布政使民国期间参与编纂《清史稿》主持修纂《新疆图志》116卷,著《汉魏六朝砖文》2卷、《新疆访古录》2卷、《新疆金石志》2卷等等在晚清学界独树一帜。近年来中卫市发现清朝光绪二十四年中卫知县王树枬所著的清代首部反映古渠修建的著作《重修中卫七星渠本末记》,是王树枬亲自踏勘、施工、记录、编著的,是对研究明清时期中卫地区政治、经济、文化、历史、人文等提供了珍贵资料和有力的佐证。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
反馈已发送!

* 您对本网站的意见和建议:

提交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