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艳未必盛开时

2013-05-17 00:00 来源:

【字体: 打印本页 分享

惊艳未必盛开时

                                            黄河

 

盛开的牡丹花美艳、华丽、富贵,花败之后依然是那么婀娜多姿、神采飞扬、美不胜收。

爱花,爱拍花,可我多年都没有赶上银川中山公园牡丹园的盛花期了。其实,每年“五一”前后,西北的牡丹花就开了。不到一周的盛花败落后,往日纷繁的枝头上,只会有些许的花瓣、花蕊在和熙的春风里摇曳,展现丝丝前日的光彩和华贵,我感觉这是自然界生命历程的一种必然程式。

你看,花瓣一瓣一瓣渐次掉落,最美、最妍、最旺盛的只有一周,留下的仿佛只有记忆。独留枝头的花蕊四周毛茸茸的,蕊尖上露出弯弯的环形丫儿,有紫、黄、红、粉的,五颜六色,色彩煞是好看,失去了花瓣的护卫,失去了花瓣的衬托,成熟成就了必然,外围没有瓣儿,还依稀留有原花的美色,过不了几天,色彩褪去,它们就都变成果实了。

当然,带着三个叉的那一片片绿绿的叶子还继续陪伴苍苍的枝干,寒往暑来,经久不年。那种骨感,即使不认识牡丹、芍药,也会记住的,因为牡丹的根是不老不死的。

我喜欢盛开的牡丹花,也喜欢开过了花的花茬,因为在一番美丽过后,留下的果实,既是延续也是记忆。

 

          

 


 

         

 


 

          

 


 

         

 


 

 


 

 


 

 


 

 


 

 


 

 

 

 

 

 

 

 

 

 











回到顶部
反馈已发送!

* 您对本网站的意见和建议:

提交反馈